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法拉第的动荡未来:贾跃亭卸任执行官公司还有未来吗?

法拉第的动荡未来:贾跃亭卸任执行官公司还有未来吗?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环球ug开户www.ugbet.us)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会员登录网址、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贾跃亭。资料图

贾跃亭不再担任FF(法拉第未来)的执行官,FF是否能摆脱财务造假危机,重新找回“未来”?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4月14日披露文件显示,FF创始人贾跃亭不再担任公司的执行官,将继续担任公司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官一职,并将继续向执行主席汇报工作。

记者注意到,截至2021年上半年、2020年全年、2019年全年,FF分别净亏损1.283亿美元、1.471亿美元和1.422亿美元;累计亏损分别为25.194亿美元、23.911亿美元和22.441亿美元。而2021年10月7日,一则做空报告让FF雪上加霜。做空机构对FF的车辆订单、建厂承诺、财务数据、管理团队进行了质疑。

不过,汽车分析师、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贾跃亭的卸任不会对FF造成过于严重的影响,毕竟贾跃亭主要作用是为FF带来曝光量和增加影响力、知名度,并没有在业务上对FF带来很大积极作用,本身FF的新车也迟迟未能上市,这家公司还出现了财务造假的情况,让消费者对公司的信心产生了动摇。

贾跃亭不再担任执行官,FF能否回到正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4月14日披露文件显示,2022年2月1日,法拉第未来递交了一份报告,披露公司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已完成先前宣布的对公司披露不准确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

特别委员会建议,公司在执行主席的指导下继续进行某些额外的调查和补救工作,并向公司董事会的审计委员会报告。与独立调查有关的额外调查和补救工作现已完成,董事会于2022年4月12日批准了某些额外的补救措施,立即生效。

上述补救措施包括,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将继续担任公司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官一职,并将继续向执行主席汇报工作。贾先生的职责将仅限于产品和移动生态系统以及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先进研发技术,他将不再担任执行官。

而Matthias Aydt是业务发展和产品定义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成员,已成为试用执行官,为期六个月,立即生效。在此期间,他将继续担任董事会的非独立成员。

据介绍,Matthias Aydt此前负责FF的产品定义和商务拓展团队。加入FF之前,他曾在中国和德国的汽车公司(如保时捷)和OEM供应商任职多年,带领项目管理和整车工程团队。Matthias名下的注册专利超过15项。

采取上述补救措施的原因有多种,包括未能向参与准备公司定期SEC文件的个人充分披露类似的相关信息;在特别委员会的调查中缺乏合作和隐瞒可能相关的信息。

此外,4月10日,自今年1月31日起被停职停薪的公司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家伟通知董事会其辞去公司职务的决定。

对于上述公告,张翔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贾跃亭被解除执行主管的职务也在预料范围之内,从公司层面来说,贾跃亭并没有挽救FF的经营状况,不过如果说贾跃亭不再带领FF会对公司造成怎样的影响呢?其实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影响。毕竟贾跃亭主要作用是为FF带来曝光量和增加影响力、知名度,并没有在业务上对FF带来很大积极作用,本身FF的新车也迟迟未能上市,这家公司还出现了财务造假的情况,让消费者对公司的信心产生了动摇。

那么换一个执行主管,是否能把FF带回正轨呢?张翔认为也并不会。现在FF如果有意拿着融资的钱去造相对平民路线的车,有可能已经造出来,但一方面,造超豪华车本身的难度就比造平价车的难度更高,另一方面,有着财务造假的FF到底有多少真心实意造车还不好说。在张翔看来,FF其实可以造一款平价车,售价在20万-30万元之间,能靠这款车型打开市场。

但张翔也表示,现在FF的商业模式已经定下,更换执行主管后,就算新执行主管想改变产品定位,但公司已经产生了部分前期投入,也承担着消费者的期待,这些全都会打水漂。他举例称,理想此前认为自己的第一款车型技术路线不合适,就更换了路线,Rivian也曾更换过发展路径,但是FF已经发展了比较久,现在更换路径存在一定难度。

另一方面,此前美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竞争还没有那么激烈,但随着Rivian等企业上市,FF不再是美股的香饽饽。

FF累计亏损超百亿,预计未来继续巨亏

FF的经营确实陷入了困境。

在2021年8月20日FF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公司表示,FF成立于2014年,已经制造了多辆原型车和试生产车。然而,迄今为止,FF尚未开始其首款电动汽车的商业生产。尽管FF预计将在交易完成后的12个月内开始FF 91系列的商业销售,但无法保证FF将能够开发制造能力和工艺,或获得可靠的零部件供应来源以满足质量、工程、设计或生产标准,或成功成长为可行业务所需的产量。

此外,即使FF实现了电动汽车的生产,它在电动汽车行业的增长也面临着巨大的障碍,包括安全和优质汽车的开发和生产的连续性、品牌认知度、客户群、营销渠道、定价政策、人才管理、增值服务包和持续的技术进步。如果FF未能解决任何风险背后的问题,其业务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鉴于FF的经营历史有限,必须对其成功的可能性进行评估,特别是考虑到风险、费用、并发症、延误和经营所处的竞争环境。因此,无法保证FF的商业计划一定会成功。FF将继续遇到早期商业阶段公司经常遇到的风险和困难,包括扩大其基础设施和员工人数,并可能遇到与其增长相关的不可预见的费用、困难或延迟。

此外,由于FF业务的资本密集型性质,预计它将继续产生大量运营费用,而不会产生足够的收入来支付这些支出。无法保证FF将永远能够产生收入、在需要时筹集额外资金或盈利。因此,对FF的任何投资都是高度投机性的。

FF表示,公司在业务经营中出现亏损,预计未来将继续亏损。它可能永远无法实现或维持盈利能力。

记者了解到,FF自成立以来经营活动出现亏损,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

截至2021年上半年、2020年全年、2019年全年,FF分别净亏损1.283亿美元、1.471亿美元和1.422亿美元;累计亏损分别为25.194亿美元、23.911亿美元和22.441亿美元;经营活动使用的现金净额分别为5230万美元、4120万美元和1.898亿美元;FF的营运资本赤字分别为7.759亿美元、8.353亿美元和6.882亿美元。

FF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重大的经营亏损。

自成立以来,FF在技术以及车辆设计、开发和工具、制造设施建设、员工薪酬和福利以及营销和品牌建设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FF预计将继续或增加此类投资,但无法保证这些投资将导致FF 91系列或后续车辆计划的成功和及时交付,或者根本无法保证。

2021年10月7日,一则做空报告让FF雪上加霜。做空机构对FF的车辆订单、建厂承诺、财务数据、管理团队进行了质疑。

做空机构断言FF无法卖出一辆汽车,并预计该公司将面临大量的抛售。这一结论来自其大量的现场走访,并结合财务数据和高管管理能力等分析。

其走访发现,FF的6家工厂计划被废弃,而浙江的工厂也杂草丛生,不知在何时已关闭。相比特斯拉,FF投产前工厂一片寂静。

该机构还表示,FF的4.957亿美元的负债已转换为完全归属的股份,其中1.096亿美元来自卖方的信托应付款项,但需在30-90天的锁定期之间进行。“我们预计这些持有人会迅速抛售。整个锁定期供应商将于2021年10月20日结束。”而招股书则提及,FF预计其现有债务 乎全部转换为股权。

此外,机构还质疑了高管团队的专业能力,招股书中该名被质疑高管已获得千万年薪。

FF在上市之初,就带着问题而来,“讲故事还是救世主?”如今,这个问题再次横在了FF面前。

发布评论